Ekkreth

我们将重获自由

【致敬游苔莎】世界逐渐开花绽放成伤口

我们能做我们想做的,却不能要我们想要的。    ——叔本华


昨天刚读完托马斯哈代的《苔丝》,这也是我读过他的第二本小说。《苔丝》名气并不小,可以说是哈代最为人所知的一部,却也是引起最多争议的一部。它与哈代较早期的作品《还乡》有一定的相似之处,体现在人物的纠葛,尤其是女主人公(游苔莎/苔丝)和昔日情人/过去有过肉体关系的人的关系,女主人公对他们都是看不起的,但他们却往往在在她们的生命中占据重要的位置。而他们的真爱都是见过世面的思想开化的人,但他们的善良却最终成为对她们的残忍。在他们之中,《苔丝》的安琪克莱尔更是在知道苔丝的不幸过往后表现出...

高考完圈地。准备码字:D

【太空旅客】我愿意相信这是爱情(短评)

如果世界上只剩下两个人,他们也会拥抱取暖的吧。

我不愿谈论太空旅客中的爱情,一如我愿意相信他们之间真的是爱情。

他们的生命轨迹原本不会交错,而今却完全重叠。

在这茫茫宇宙的一叶孤舟上,

目光所及只有彼此。

这并不是什么浪漫的情诗,

而是命运的原力将他们推向彼此。

啊,请不要再说了!

我愿意,我愿意相信这是爱情。


突然抽风写了这么一段,不嫌弃的就把它看成诗吧:)

不论是因为吊桥效应或者别的什么,在灾难过后,他们的感情顺理成章。

而吉姆把医疗器械休眠功能的发现告知欧若拉,是因为他不再在乎了吗?是因为他知道欧若拉会选择留下吗?

我想不是,是因为他是真的爱她。

自私原...

【太空旅客】tempus edax rerum


一个快淹死的人会抓住任何赖以求生的东西。

这是不对的,

可他快淹死了。


两句看完全片印象很深的话。这并不是说吉姆的行为可以被宽恕抑或是理解,因为没有人有权利决定他者的人生——而是说,这就是人们在那种境地下会做的事,甚至可以说是不可避免的。孤独,足以压倒人类这种有情感的群居生物。

值得欣慰,欧若拉最终释然了,故事有一个Happy ending

——但或许也不会有别的可能。

且不论他们曾共患难,没有什么是永恒的,恨也不例外。

尤其当世界只剩下两个人的时候。


标题是拉丁文,出自莎士比亚十四行诗,英译是Time Devours Things,中译可参见本人ID。这里大概...

【谍中谍/MI】Lithium【EBE无差/边缘心理/PG-13】

*涉及边缘/病态心理和精神疾病,作者非专业人士,请不要深究

*灵感来自Nirvana的《Lithium》


【Chapter1】


There's no limit on how far I would go,no boundaries,no lengths.
     看不到边界,不知道这条路该走多远、走多久。

     

上部•Crash

 
 
     在上一次辛迪加的任务过后,Ethan•Hunt和他的小队开创...

【极盗者/Point Break相关】个人的选择

*基于15年电影《极盗者》,有06年电影《窃听风暴》相关,因此也标上tag

*剧情部分只是为了使文完整,大家自行跳过:3

* 最近随缘崩的厉害都没有写文的欲望了,逼得我生啃AO3...•ﻌ•(Utah & Bohdi这对还是很有看点的嘛www


一点剧情

极限运动爱好者犹他加入了FBI,成为了一名探员。这一切的发生始于一次痛苦的经历、一次在极限运动领域中并不少见的事故。犹他的朋友杰夫在一次山地飞跃摩托挑战中冲过了头,就这么在犹他面前直直坠入万丈深渊。朋友之死的冲击之大令犹他转而当上了维护秩序的警察,而他着手的案件主犯名为抢劫,实则却是极限运动宝冠上的钻石“尾崎八项”...

【致敬菲利普迪克/PKD】活着就是被追猎

【随笔杂谈读后记(泥垢】


*基于美国作家菲利普迪克的科幻小说《流吧,我的眼泪》


*本文谨献给菲利普迪克(PhilipK. Dick)



人的本能是追逐从他身边飞走的东西,却逃避追逐他的东西。   ——题记




 一点剧情



杰森·塔夫纳是一个有三千万粉丝的大明星。可一天早晨他却在一间破旅馆的房间里醒来,还被抹去了所有个人资料,没有人认识他,也没有人知道他,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根本不存在。为了弄清真相他开始了艰难地寻求,而在这个没有身份证明就是犯罪的社会中他寸步难行,他...

【谍中谍】Still You're In My Way【EBE无差/三次一次/情人节贺】

2.14更新至完结:)

gn们情人节快乐~


Chapter:2/2


一次


Brandt这次的任务地点在法国尼斯的蔚蓝海岸。舞会上《卡门》生气勃勃的旋律,如同南国海滨澎湃着的浪涛。它带来了撩人的生气和活人的气息。它再不只是穿上熨帖好的晚礼服、戴上珠光宝气的首饰和假胸假发,自命高贵地旋转于浮华的上流社会,表面光鲜亮丽骨子里却已是腐烂至极。它如同西班牙热辣的阳光与波光潋滟的海面,以前法国歌剧陈腐的色彩,在他面前已经如同没落贵族斑驳脱落的老宅门了。这是一个很常规的任务,偷取一份文件及网络密匙。风险在5%以下。


没有Ethan·...

【谍中谍】Still You're In My Way【EBE无差/三次一次/2.12上】

校园生活的无聊产物)

无剧情,小随笔,大家随便看看【不就是个玩儿~╮(╯▽╰)╭】 

------

Chapter:1/2


三次Brandt和Ethan有交集,一次没有。


Still You're In My Way


For eons,the pounding waves ate away at the shoreline.


克罗地亚毗邻地中海,海风裹挟着微咸而潮湿的空气灌满了Brandt的鼻腔,让他精神为之一振。白色屋顶白色的帆,蓝色的大海卷起白色的浪花,缓缓地把一些白色的泡沫推上岸又躬身退去,宛如供奉礼品的使节。白色的细沙随着...

【翻译】Any Decent Man Would Do 【Elijah/Child!Reader】

作者:KarsonM

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2132397

授权:还在等

严格来说这篇文里并没有配对,但既然作者注明了以叔/读者,那么读者也就成为了故事的构成部分,所以可以自由脑补那两个世纪里发生了什么,满足好奇心...以及对以叔的YY什么的XD

Warning:我倾向于把这篇看成无cp。但如果非要说有配对的话,那么这是篇BG,不能接受的gn请避雷。


Just go ahead and enjoy it!:P


============


Summary:你6岁时被父母遗弃在Lowell市中心。一位在街头漫步的陌生人展...

【谍中谍/MI系列】Goddamn Night【EBE无差/一发完/送Grace】

应酒吧梗

Summary:如果他们均为IMF的特工却互不相识。

【 】内的为角色内心独白


Goddamn Night


Brandt注意那个男人很久了。


每晚10点,那个男人准时出现在这个名为“Goddamn Night”的酒吧里,晃倒吧台要一杯啤酒,然后坐到东南角一张昏暗的桌子那儿独饮。Brandt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关注起一个晚晚出来泡吧的普通男人,是的他离婚了,可是他不是Gay,就算是,他也没有欲求不满到出来钓男人打炮——再退一步,即使他是来找一夜情对象的,也不该是这个男人。这个人——他看起来漠然、谨慎,即使是在酒吧里也保持着一种冷静的自持,肌肉绷...

The orginals(始祖家族)第三季回归 


傲娇少女攻大K X 移动的插座以叔多么有爱啊,不吃我安利吗XDDD 


To里我最喜欢的就是家庭的部分。Klaus在吸血鬼日记里对Rebekah说:

     “He's your first love. I intend to be your last."

Family above all.

永远是三个人,

一个家。

<老图>


每次看到阿汤哥这张图都要目不转睛地盯上半天。

靓汤你害人不浅TT

从网上淘来了2500W美金的笑容,我真是赚大了呢;)


抱歉占了tag,值此MI5上映之际,顺便来宣传下

小伙伴们快看过来~~(招手

【暮光之城】雅各布最近有点奇怪(Edward/Jacob/Edward)

Summary:雅各布最近有点奇怪而贝拉想找出原因


----------------



贝拉的日记

7月3日
我感觉雅各布有点奇怪,他肯定有什么事瞒着我。

今天爱德华照常送我回家,我们出了校门向车库走去,我们当时没有牵着手,因为我在生他的气。没错,生气。他在生物课上用他那金棕色的眼睛朝我放电导致我没听到教授的问题,在全班人面前出糗,而他坐在那儿笑得像个疯子似的。如果我不知道他的超能力还好一点,你知道教授要叫我回答问题,我一坐下就生气地盯着他,可他还是那副笑得眼睛都眯起来的样子,活像一只贼兮兮的仓鼠,我可不知道,贝拉,我那时全副心神都在你身上了。我生气地扭过头去,打定主意...

【Thor】昨日重现 (锤基 POV 二更Fandarl视角完 Loki的表白史XD)

“撒谎!”Fandarl攥着他的衣领逼近他,怒火灼烧着他的理智“你想从我身上得到什么,是谁指使你的?”男孩一脸震惊地看着他,不住摇头。

他放开他,差点没控制住把他甩到一旁的石柱上。他大踏步走在宫殿的走廊上,大脑飞速运转。不管这是不是冲着他来的,他注定要被卷入其中。这一定是有预谋的诽谤,而且是宫中的人干的。王宫里除了Thor,所有人都知道他们的女武神Sif爱着Thor而且她早已是内定的王后。是谁,胆敢往陛下的家务事里插一脚?

他登上盘旋楼梯,却迟疑着停下脚步。还有两条走廊就到达Sif的宫殿,真相近在眼前但他却犹豫了。

“你们的女主人在宫中吗?”Fandarl拉住路过的使女

“她不在,Fandarl大人,...

【Thor】昨日重现 (锤基 POV 二更Fandarl视角未完)

Fandarl


这日子就像顺吃甘蔗,越过越没味,时间一长,Fandarl觉得嘴里都能淡出鸟来。


谁能怪他呢,从前他身为骑士跟随军队征战南北,在那之前指不定更为自由,他确凿无疑是的阿斯加德人,但他的童年是在穷街陋巷和用木棍进行的剑术比赛中度过的——不管贵族对外是怎么宣称的,就算是乌托邦...Fandarl想,绝没有这种地方,只要那是个地方,就一定少不了贫民窟。


但他就这么在苦水里浸大了,而且长得比大部分同龄人还要壮实。达到年龄后,他就应征入伍,除了追求刺激之外,当然也是为了保卫这个国度,尽管她对穷人不怎么慷慨。再后来嘛,他就当上了神域四武士之...

【Thor】 锤基 昨日重现(一更Jane视角)

话唠lz>>> 
 
*Point Of View写法 
*题目来自《yesterday once more》  
*送给阿黄的礼物 祝你在文科班的生活一帆风顺。好姑娘,光芒万丈。 
*没有回忆杀这种东西,他们都没问题,是lz脑子有洞~ 只有脑洞属于我 
 
说完,上文。

昨日重现

Jane

早晨。落地窗外掠过两三只小鸟,背景是现代化城市里的高楼大厦。温暖的晨光轻轻地降落在这位于高楼里的餐厅,悄悄在地板上铺成璀璨...

记个梗

*假如他们相差七岁
*这不是性转

那一天,Mark十六岁,Eduardo九岁。

Mark在从学校回家的公交上见到一个小女孩,她有着黑白分明的大眼睛。Mark转头的瞬间看见了她,她的脸在他眼前晃了一下,连带着唇上的闪烁的笑意。

Mark跟着她下了车,他与她走的是一条路。她的妈妈牵着她 穿过马路。Mark走在她们身后,那姑娘身材苗条修长。发育期的女孩似乎因为一下子窜高而显得比实际年龄大了不少。她正跟妈妈叽叽喳喳不知道在聊些什么,抬头看向妈妈的时候因为刺眼的的阳光微微眯眼,Mark看见她长而卷曲的睫毛和秀气的鼻尖。这姑娘一头柔顺的发丝是温暖的棕色,随着她偏...

【Hobbit】 smile upon me (Thranduil/Thorin瑟索六更补完+七更)

Thranduil在军队的中间,他和他的鹿站立在一个隆起的土丘之上。王者的位置无非三种,前沿,中央,高处。冲锋陷阵一马当先或者静观战况。


Thranduil缓缓地环视周围,在遇到Thorin的目光时停顿了几秒,加深了这对视。


他的银盔银甲反射灼目的日光,刺痛了Thorin的双眼,但他没有移开目光。这的确是一个自带光芒的男人,他的魅力令他像纷繁群星中闪烁的北极星,让人无法不渴求着靠近;他的冷漠又如同火焰般灼烧靠近的飞蛾,那冷漠是收敛的,给人温暖的假象,但最终却依旧毫不留情地剥夺全部希望。七层地狱啊!那该是怎样的绝望。


Thorin默默想着所见...

听蜀绣莫名其妙想到89就泪奔了...啊啊啊啊啊啊啊我没救了

不知道现在还有没有人萌“ 傻犊子X顶顶尿性的九爷” 这一对了..反正没听过的去听一听嘛~

© Ekkreth | Powered by LOFTER